天下无小事

关注人间百态 追踪社会热点

我们能消除负面记忆抵抗抑郁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8月2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抑郁症患者现在越来越多,他们总是忍不住以负面心态看待过去的回忆和当前的经历,如果能找到抑郁症患者大脑中储存信息方式异于常人的地方,或许可以解释这种现象。一项新研究显示,有抑郁症倾向的人也许更容易形成并保留负面回忆,这些回忆随时可能被某次冲突激发唤醒。

小鼠也许没有人类那么多复杂的经历,但大脑结构与我们非常相似,研究人员在研究了易患抑郁症的小鼠后发现,它们的大脑中储存了更多的负面回忆,并且更容易唤醒这些回忆,并产生类似抑郁症的表现。

也许我们可以针对这些负面的记忆单元进行特定处理,以此降低唤起的负面回忆强度、并缓解抑郁症状,甚至将负面记忆彻底删除,就像电影《暧嗳内含光》中的情节一样。

大脑如何储存记忆?特定事件如何激活相关记忆?

《我们能消除负面记忆抵抗抑郁吗?》
哲学家一度认为,大脑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个文件存放柜,各式各样的“文件”被分门别类、井然有序地放在里面,也包括各种记忆。

但哲学家们说得很形象,但也不全对。

如今我们知道,记忆也分好几种,且每一种都有好几种储存方式。

大脑记录回忆的方式之一是以神经元簇的形式进行存储,即所谓的“记忆印迹”(engrams)。这些脑细胞存在于海马体中,就像一个个小小的记忆单元一样。当我们产生某段经历时,它们会先“点亮”一次;之后如果发生了某件事、激活了这段记忆,它们就会被再次点亮。

如果是快乐的回忆,被唤起时就会令你重新体会一次当时的积极情绪,但负面情绪也一样,一旦被激发,就会使你重新陷入当时那种痛苦或悲伤之中。

海马体不仅对记忆是个热点位置,对抑郁症也是如此。对抑郁症患者的大脑扫描结果显示,这一脑区的活动非常忙碌活跃,并且这一特征在抑郁症患者身上尤其显著和持久。

如果海马体在抑郁状态下被“点亮”,也许意味着这些负面记忆正在分子层面上被“激活”,导致脑海中存储了大量负面记忆的人更容易被汹涌而来的负面情绪击倒。

受同类“霸凌”的抑郁小鼠会产生更多负面回忆

为测试这一理论,研究人员让小鼠们经历了一段痛苦的过程:让一只更大、更壮实、也更有攻击性的小鼠“殴打”受试小鼠几次。用科学术语来说,动物在打斗中落败称为“社交挫败”,相当于人类在人际冲突或对抗中落败的经历。

在每两次冲突之间,获胜和落败的小鼠会被关在两个相邻的围栏里,能够看见、听见和闻到彼此,但无法发生身体接触。毫无疑问,这令落败的小鼠压力很大。

与这些小鼠作对比的是控制组小鼠。它们与相邻围栏中的小鼠并未发生过冲突,因此相对来说没什么压力。接下来,研究人员将所有小鼠放在一个围栏中,观察并比较它们的表现。

结果发现,更容易罹患抑郁症的小鼠(在动物和人类身上都表现为抗拒社交)更喜欢躲在围栏的角落里,而那些复原能力较强的小鼠则表现得更为活跃。

这说明抑郁症是一种因个体而异的病症,并非每个人遇到压力后都会患上抑郁症。

为何抑郁症患者大脑中的负面记忆更容易被激活

最后,研究人员将每只小鼠放到了单独的笼子里,远离其它动物,然后让其中一部分处于压力之下的小鼠再遭受一轮欺凌,借此再次唤醒它们的痛苦回忆。

研究人员在观察小鼠大脑时发现,受到霸凌、且有患抑郁症倾向的小鼠大脑中有更多由负面记忆细胞构成的“记忆印记”、或者说记忆单元,而对这些小鼠进行再一次霸凌、又一次唤醒它们的痛苦记忆后,易患抑郁症的小鼠大脑中被再次激活的“记忆印记”数量远远多于那些精神复原能力更强的小鼠。

这一观察结果或许能解释,为何抑郁症患者不仅更容易回想起痛苦的回忆,并且产生的新回忆也总是笼罩在负面情绪之中,此外,小鼠大脑中负面记忆似乎都与社会孤立的经历有关。

我们或许有可能抹除特定记忆

《我们能消除负面记忆抵抗抑郁吗?》
如果能设法使海马体中的负面记忆单元与可能的激发因素隔绝开来,或许有助于治疗抑郁症的“认知症状”,如思想消极、记忆力下降、难以集中注意力、优柔寡断等等,已经有一些科学家能够通过特定方法来激活或钝化这些记忆了。

比如一些科学家和精神病学家正在尝试用氯胺酮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症,这种药物可以针对回想负面记忆时涉及的一种特定受体发挥疗效。

科学家还在积极寻找其它与之类似、但不那么极端的方法,如果能通过类似的方法、针对抑郁症患者大脑中的负面记忆展开治疗,抑郁症的认知症状或许也能得到缓解。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