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小事

关注人间百态 追踪社会热点

沈阳发现38座清代古墓 出土文物460余件

精致小巧的银鎏金龙纹耳环,直径不足1.5厘米,却雕刻着活灵活现的龙头;颤巍巍的鎏金银花簪,簪头摇曳着银莲花、银荷叶、银桃心……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近日在沈阳发现清代墓葬38座,出土金、银、银鎏金、铜鎏金、琉璃等各类文物460余件。

《沈阳发现38座清代古墓 出土文物460余件》

沈阳发现38座古墓 到底是什么时期的?

沈阳水家村清代墓群位于沈阳市浑南区东湖街道水家村东。为配合基本项目建设,今年6月,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对沈阳水家村清代墓群进行考古发掘,发掘面积770平方米。

发掘期间,历经高温烈日、暴雨洗礼,工作人员共清理墓葬38座,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葬具大多为木棺,个别墓葬有火葬罐。
负责此次考古项目的项目领队付永平说:“我们在水家村墓群调查过程中发现了辽金时期、清代的遗物,通过文物勘探和考古发掘,确定这里是一处清代家族墓地。”

《沈阳发现38座清代古墓 出土文物460余件》

付永平介绍,水家村墓群的人骨保存情况普遍较差。其中一座单人墓内一个绿釉陶盆倒扣在泥土中,静静压着墓主人的尸骸;双棺合葬墓内随葬品有金耳环、铜钱、铜衣扣等,应为一对夫妻。“这些细节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分析研究清代盛京城周围家族墓地的分布规律和丧葬习俗。”

“进入盛夏,一阵暴雨,墓穴就灌满了。大太阳再一晒,那些金耳环、银戒指以及各种各样的陪葬品就散落在骨骸之间,镶嵌在龟裂的泥壳之中。”付永平说,只有拨开尘封其上的泥土,拿回实验室做分析,才知道具体是什么文物。

“根据《沈阳市地上不可移动和地下文物保护条例》的规定,占地五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在取得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后,向市文物行政部门书面申请考古勘探。水家村发掘工作就是为了配合沈阳某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制造基地一期项目建设。”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赵晓刚介绍。3月底启动考古勘探,一个多月摸排出多座墓葬,赶紧向国家文物局申请配合性考古发掘。六月底国家文物局批准并颁发考古发掘证照,立即开工,20多天清理了所有38座墓葬。“这20多天里高温烈日,暴雨频频,施工条件十分恶劣。时间紧任务重,还必须保质保量,我们是当作政治任务执行的,共产党员冲锋在前。”

《沈阳发现38座清代古墓 出土文物460余件》
考古是一个土中找土的行当。对于奋战在一线的考古人员来说,运动鞋、大草帽、双肩包绝对是工作标配。挖坑、刨土,不仔细打听,会以为是种树,拿把刷子,拎个铲子,再带把尺子,又像是盖房。水家村项目领队付永平就晒得黝黑,汗流浃背,扔在工地里分不清谁是民工谁是专家。他用手画了一个大圈:“南3公里处有辽金时期的鞑子地遗址,东南 6 公里处有陈家小庙烽火台遗址,遗址内曾采集到青铜时代、汉及辽金时期的遗物。这次在水家村墓群调查过程中发现了辽金时期、清代的遗物,并通过文物勘探和考古发掘,确定这里是一处清代家族墓地。”

水家村墓群的人骨保存情况普遍较差。M16墓是单人葬,一个绿釉陶盆倒扣在泥土中,静静压着墓主人的尸骸;M22为双棺合葬墓,随葬品有金耳环、铜钱、铜衣扣等,应为一对夫妻;M27大为不同,为双棺加一火葬罐合葬墓,双棺应是夫妻,最右火葬者可能是妾室或续弦夫人。“这些细节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分析研究清代盛京城周围家族墓地的分布规律和丧葬习俗。”付永平说,“进入盛夏,一阵暴雨,墓穴就灌满了,大太阳再一晒,那些金耳环、银戒指、各种各样的陪葬品,就散落在骨骸之间,镶嵌在龟裂的泥壳之中,拨开尘封其上的泥土,拿回实验室做分析,才知道具体是什么文物。”

《沈阳发现38座清代古墓 出土文物460余件》
在文物勘探现场,他们带着劳务公司派遣的工人,认认真真,按照每两米一个钻孔、每个钻孔必须打出生土的勘探标准,用洛阳铲一排一排小孔打过去,再一块一块查看土质,从中发现蛛丝马迹,平均一万平方米需要耗时5天。而只有经过考古勘探、没发现有价值的遗迹之后,施工单位才可以进场施工。

“你比如在舜天府项目工地,挖掘机大爪子一下去,就看那土壁上镶着几个陶片。我们的专家当时在附近另一块地上勘探呢,赶紧跑过来一看,得,青铜时代,没跑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着急,人家停工一天就是一大笔钱呢。那也没办法,必须按照规定走申请挖掘流程,然后加班加点地干!

“确保工期是一方面,想尽一切办法,保证勘探质量,也是我们必须关注的。比如沈阳工程学院宿舍楼工地,平地堆放渣土厚达2米,洛阳铲根本打不下去,我们就在渣土层上挖沟,平均每隔两米挖一道深两米的深沟,在沟底再用洛阳铲往下打洞。那一片地和渣土被倒腾了好几个来回,终于圆满完成了勘探任务。”

沈阳大项目,考古要先行。“我们也是拼了。这些项目大部分都是今年沈阳引进重点落实的重点项目,工期均十分紧张。我们动用了一切资源,全所齐上阵,终于保质保量完成了考古勘探工作,不负国家不负城市不负企业不负事业。”赵晓刚屈指一算,年初至今,沈阳市考古所已经完成考古勘探项目24个,已经发现青铜时代遗址1处,清代墓群1处。

施工工地往往远离城市。在这天作穹庐地做席、烈日炎炎黄沙起的大天地里,周边方圆十里之内常常连一个小吃部都没有,渴到口干舌燥,想买一瓶水都难。工地没有固定的休息场所,大雨一来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加之时间紧、任务重,如何确保考古工作按期保质保量完成,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关键时刻,考古所的党员干部站了出来,担任项目领队,不计报酬,不论得失,带领几个预备党员和积极分子冲锋在前,历经酷暑和暴雨的洗礼,圆满完成考古发掘和文物勘探工作,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